把握“先行示范区”科学内涵续写改革创新发展新篇章

2019-11-13 14:21:36

光明日报

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中共中央改革的最高层次设计和战略部署。这是对深圳改革开放成就的充分肯定,是对深圳未来发展的新期待,也是新时期全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为了引导和充分利用广大公众的积极性和能量,确保干过程不偏离,干成果不偏离,我们迫切需要正确把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命题的科学内涵和本质要求。

从“经济特区”到“领先示范区”,意味着一个新的战略方向

三十九年前,深圳与珠海、汕头和厦门一起,成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它的政策方向是按照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不是接受,而是释放”;其政策背景是当时中国的经济活力不足,尤其是对外贸易出口非常有限。本质上,其功能定位是给予经济特区特殊而灵活的经济政策,吸引外资,引进先进经验和管理,通过出口搞活经济,促进一个部门,即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试验田”和对外开放的“窗口”两个基本作用。

40年来,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以成为世界第一的勇气和决心,在全国率先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和创新,使边境地区的小渔村成为现代大城市,创造了世界工业化、现代化和城市化史上的奇迹。目前,深圳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香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明显高于北京和上海。可以说,深圳不仅自身取得了巨大的发展,而且在本地区乃至全国范围内发挥了巨大的推动和示范作用,为推动全国改革开放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十年前,国务院批准了《深圳综合配套改革总体规划》,将深圳定义为“一区四市”,即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国家经济中心城市、国家创新型城市、国际城市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城市。目前,深圳正在“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方向前进”。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意见》,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这充分肯定了我们党建立经济特区的历史性战略决策。这也充分肯定了深圳的发展成就。这也是党中央根据时代的变化和改革发展的需要,对深圳未来的新的功能定位和历史信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改革进入深水区。深圳作为“试点示范区”,需要继续发挥试点作用。但“走在第一位”不仅应该是改革的“试验场”,探索改革之路,还应该致力于创造高质量发展的“国家模式”。它不仅要突破、突破,还要建立、总结和推广。世界正处于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中。中国正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深圳作为“领先示范区”,需要继续发挥对外开放的“窗口”作用。然而,当前的“窗口”不再仅仅是一个从里向外看的窗口,而是一个让世界看中国的窗口,一个“全球基准”和一个从以下方向看的指南。

从广阔的视角和模式来看,深圳未来的标杆管理将参照世界一流城市。它不仅将展示中国内陆城市,还将展示世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城市治理。这是一个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要求。

“先行示范区”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

自然的方向是原则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关于资兴这个姓氏的争论从未间断过。深圳作为经济特区,一直处于这一问题的前沿。直到邓小平同志1992年访问南方时在一次重要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不能开始,他不敢进入。说起来,他害怕太多的资本主义,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关键是姓氏是“子”还是“她”的问题。他指出,深圳的成就清楚地回答了特区姓“她”还是“子”的问题。这个问题只有解决了。

《意见》对深圳提出了五个“一”目标要求,即率先建设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现代经济体系,率先创造体现公平正义的民主法制环境,率先塑造体现社会主义文化繁荣昌盛的现代城市文明,率先形成建设共同治理、共同繁荣的民生发展模式,率先创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中国模式。事实上,这是深圳“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具体体现,即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确保深圳旗帜的背景是红色和社会主义。

根据“第一”目标要求五个方面的“意见”,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深圳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导示范区”,今后的工作重点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特别是城市治理体系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演示如何解决主要的社会矛盾。体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发挥着统领全局、协调各方的中心作用。展示如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等。

换句话说,深圳应在实践和理论上率先回答“新时期应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

“领先示范区”的建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顶层设计和积极行动。

“第一个示范区”既需要第一个也需要示范。前进是示范的前提,但并非所有的前进都能成为示范。可以作为例子的必须是第一位的,并且是成功的。即使不是所有领先和成功的公司都可以作为榜样。例如,深圳从吸引外资的加工制造业起步,如今慢慢发展成为依靠自主创新的高科技产业。这条增长道路非常成功,但内地城市很难复制,因为其他城市在空间上可能不具备深圳的地理优势。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第一示范区”的“示范”不仅需要推进和成功,还需要推广和复制。这就要求从强调自身特点和区位优势到解决普遍性问题,深圳在这一实验领域发展起来的有效经验和做法应该从特殊走向普遍。也就是说,要结合深圳实际,将相关经验制度化、法制化,使其具有普遍价值,适合全国范围内的学习和推广。

我们如何才能从特殊走向普遍,我们必须建立标准和规范。中共中央国务院此次发布的意见,不仅提出了深圳2025年、2035年和本世纪中叶三个时期未来发展目标的布局和规划,也对深圳未来发展提出了五个“一”要求。每个“第一”都有一个特定的系统目标。这是中共中央为深圳未来发展所做的顶层设计,为“领先示范区”提供了蓝图和实施步骤。然而,无论设计和规划有多好,它们都不会仅仅通过等待来实现,而是通过去做来实现。

总的来说,“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正在进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落实主体责任,不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主动出击。

具体来说,这里有几个关键领域需要带头。我们应该反思,深入挖掘,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在一些关键领域,我们应该带头全面深化改革,咬紧牙关。这里演示的内容,就像演示的对象一样,也是分层的,大致包括:具体实践层面的演示、系统层面的演示等。相反,在所有事情上带头展示一切是不现实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展开。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为己任的深圳人民,必将率先奏出新时代的壮丽乐章,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做出新的示范。在这方面,我们充满信心和期望。

(作者:宣传书,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外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大视野、大格局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首席专家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 极速牛牛

推荐阅读